苗月霞:发达国家“收割”中国留学人才现象当重视

发布日期 2017-03-31来源:

2014-12-07  来源:光明日报

    谁在“抢夺”留学人员

  知识经济时代,在世界范围内加强对优秀人才的竞争和吸引力度,是各国为实现各自发展目标集聚人才的重要手段。由于留学人员受教育程度高,具有较强的接受能力和创新能力等特点,一直是各国人才竞争的重要对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国留学人数迅速增长,成为美国等国家吸纳留学生的重要来源国。

  美国是世界上通过吸引留学生“收割”其他国家优秀人才的典型代表。1946年,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通过了富布赖特法案,开始施行富布赖特计划,启动由政府推动吸引国外留学生的工作。此后,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完成学业后,很大比例的人数都留在美国,为美国经济社会发展源源不断地提供高素质人才。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统计,约25%的外国留学生学成后定居美国,被纳入美国国家人才库;在美国科学院的院士中,外来人士约占1/5;在美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有1/3出生在国外。美国的国际学生来源国第一位是中国(不含港澳台地区),比重为25.4%;若是包含港澳台地区,中国留美国际学生在2011-2012学年则为225816人,约占留美学生总数的29.5%,是最大的留美学生来源国。

  加拿大近年来也在不断放宽留学生移民条件,大量引进外国优秀人才。例如,2011年5月开始实施担保投资证改革政策(GIC),将留学担保金金额降低数倍,并取消存款时间限制。此外,还制定实施了凡尼尔加拿大研究生奖学金计划(Vanier Canada Graduate Scholarships program)等宽松政策,多方吸引和资助外国留学生。

  除了美国、加拿大这些典型的移民国家之外,一些亚洲国家也加入了大力吸引留学生的行列。韩国政府于2007年出台了“留学韩国计划”,将吸引外国学生的能力作为考核韩国驻外使节的一项重要内容。新加坡政府规定,只需签订毕业后留下来工作数年的服务协议,公立政府学院录取的国际学生就可以享受政府助学金资助。2008年1月,日本时任首相福田康夫在施政方针中提出了“接收30万外国留学生计划”,并计划将50%以上的外国留学生留在日本就职。这一举措被普遍认为是针对我国而采取的,因为日本每年接收的外国留学生60%以上来自中国。

  “留学赤字”不容小觑

  留学人员是我国人才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的宝贵财富。有关调查显示,约有81%的中科院院士、54%的工程院院士、58%的教育部直属高校45岁以上的博士生导师、50%以上的教育部直属高校领导、94%的中国科学院课题组负责人、92%的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为留学回国人员。留学人员创新创业的引领作用日益显现,正在成为我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力量。

  我国是一个大量输出留学生的国际学生生源国,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资料显示,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占全球总数的14%。大批留学人员完成学业后的去向,决定了我国是处于“留学赤字”状态,还是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吸引留学人员服务祖国建设、享受留学人员创新创业效益的“人才盈利”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在欧美同学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上指出,“党和国家将按照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的方针,把做好留学人员工作作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任务。”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亟须通过更好地落实留学人员回国工作的各项任务,保障留学人员更好地服务祖国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积极吸引人才回国

  近年来,我国出国留学和留学回国人员群体和形势发展有了新的变化。自费留学的快速发展,导致了留学人员群体由以前的单一向复杂转变,从精英向大众化发展;留学人员出国所学专业由理工为主向自然和人文社科并重转变,在2000年以后,经济专业占49%,理工专业占13%;留学人员回国后的选择多样化,以前多数是在高校、科研院所等体制内就业,现在很多选择在留创园自主创业;由回国工作向工作、创业和服务等多种方式转变;留学动机由国家需要向个人发展转变。

  面对世界各国对留学人员争抢日益激烈,以及国内留学形势的新变化,我国也亟须采取相应的对策,进一步吸引广大留学人员回国创新、为国服务。

  第一,制定普惠性政策,发挥留学人员创新主体的规模效应。

  2008年国家“千人计划”等人才计划实施以来,我国引进的一批高层次留学人员在创新创业方面发挥了很好的引领带动作用,今后一个时期,在继续实施“千人计划”等高端人才计划的同时,应出台政策吸引鼓励更多在外留学的中国学生回国创新创业,激发留学人员创新主体的规模效应,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第二,构建科学的评价标准,吸引更契合各地发展需要的留学人员。

  目前我国还缺乏科学规范的留学人员评价标准,各地很难根据自身发展实际需要筛选引进留学人员,导致了各地在引进人才方面的“同质化”竞争,影响留学人员发挥应有的作用。建议在国家层面制定普惠性政策涵盖所有留学人员的同时,应鼓励地方构建科学的人才评价标准,确保各地能够吸引到适合本地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留学人员。对留学人员创新创业项目的成效评价应注重过程监控和后期评估,避免当前出现的重引进、轻使用等问题影响留学人员作用发挥。

  第三,创新留创园管理体制,提升留学人员创业成效。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必须加大对创新成果转化的支持力度。目前,留学人员创业园等载体是留学人员回国后创新创业的主要集聚区域,虽然在国家人社部的支持下,省部共建的留创园等发展成效较为显著,但是由于管理体制僵化等原因,多数留创园还停留在收取房租的低端阶段,很难与在园留学人员创业企业一起共同发展,抑制了创业园扶持和服务留学人员创业企业的积极性。建议在现有支持政策的基础上,一方面加强对留创园服务企业绩效的考核和激励力度,一方面建立留创园和在园创业企业共同发展的联动机制,充分发挥创业园在扶持留学人员创业方面的积极作用。

  第四,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形成政府和社会良性互动的良好局面。

  目前我国像欧美同学会这样的社会组织还很少,需要鼓励各类学会、协会等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形成政府和社会良性互动的良好局面,共同推动新时期留学人员回国工作更好发展。

  (苗月霞 作者系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国外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学术探讨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并不代表着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