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志超: 经济新常态下的人社工作之三 : 结构调整

发布日期 2017-03-31来源:

董志超

来源:《人事天地》2015年8月号

中国目前经济结构优化升级, 发展前景更加稳定。 2014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投资、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超过第二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速高于工业平均增速、单位 GDP能耗下降等数据表明, 中国经济结构“质量更好, 结构更优”。

一、服务业发展将促使更多人从 “二产”转移过来            

目前中国服务业比重在逐年增加, 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中国服务业比重 40% 左右, 美国已经达到 60% 左右。目前中国农业人口急速下降, 农村转移劳动力已经进入“刘易斯”拐点, 人口红利正逐步下降。那么, 很显然, 服务业的发展将使得原来在第二产业工作的人进入服务业。传统的从业者将有很多人转入服务业, 尤其在一线、二线城市。 城镇化、老龄化也都将带来相应服务产业的发展。这就需要人社部门做好规划基础上, 以职业为核心, 进行基础性职业教育、就业等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包括: 职业资格、教育培训等相关政策。比如: 从农村进入城市的妇女, 她做保姆、月嫂, 赚的钱比她在农村多得多, 但她如何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 相应行业、企业是否规范用工, 消费者能否得到放心的服务…… 甚至她们想在城市创业, 办自己的小服装店、小美容店能否获得小额贷款, 她们的社保如何解决后顾之忧等等。甚至, 面对大量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又应该如何保证对他们的照顾……这些从业人员有很多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参加社保, 这些将构成隐患。

二、互联网将对许多行业从业人员的工作产生冲击

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冲击大浪滔天, 除了传统零售业面对电商节节败退, 互联网还对传统金融服务、邮政、医疗卫生服务、教育产业、移动通讯渠道供应商、传统制造业等产生巨大的冲击。许多人们熟悉的门面和服务都将隐退。很显然, 大量的劳动力将从这些产业中转移出来。国有邮政服务部门被越来越方便的民营快递业取代,在线教育使得优质教育资源可以共享, 传统的教室、教师、黑板都将以网络、微信、各种体验设施的形式出现,中移动、五大银行也要面对互联网金融、微信平台的冲击。甚至越来越多的公共服务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物联网方便快捷地完成 , 那些在“一站式”服务柜台工作的公务员们将很快失去现在的工作。 ATM机、自动挂号机等等也将使相应的人员逐步退出现在的工作岗位。现有人员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都处于过渡期, 如果没有预案,新的失业大军将会出现。同时, 互联网也将创造大量新的就业机会, 这需要有准备的人。

三、自动化将使越来越多的操作工型职业退出历史舞台

随着人工成本的不断上升, 机器人应运而生, 它不仅可以节约成本, 还可以在许多人无法承受的恶劣环境中取代人去作业, 甚至在军事领域。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使得许多过去由人完成的工作转由人工智能机器人完成。除了在自动化生产线中已经成熟的机器人外, 机器人在服务领域、军事领域都将大显身手。无人驾驶汽车将会大大改变人们对交通出行的认识, 许多你熟悉的职业将会改变存在方式。司机? 驾校? 交警? 停车收费员? 家政服务员? 邮递员? 人们不禁要问, 哪些才是机器人难以进入的领域? 哪些职业是自动化还不能完全取代的职业? 那就是创造性职业, 面对更多不确定性因素提供服务的职业, 这就需要人们不断提高综合运用知识的能力。你知道多少, 你能操作什么, 在这些方面计算机比你强很多。“知识再多, 多不过百度”,“知识就是力量” 变为“知识有用才有力量”。

四、战略性新兴产业带来的结构调整

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制药、空间技术、海洋工程等等都将产生新的就业领域, 我们正处于科技革命的突破期。新的产业需要具有新知识技能的产业工人、专业技术人员。 农民从种地为生转为城市绿化服务、转为建筑工人……新兴产业需要大批熟悉光通讯技术、生物基因技术、海洋工程技术的人才。包括传统产业也在新技术的冲击下转型升级, 更多数字化智能加工设备需要有相应知识技能的人才来操作。现在各地都在说“战略性新兴产业”, 并把其作为本地区发展的战略方向, 那么相应的人才从哪里来? 有无培养基地, 引进人才能否安心工作并发挥积极作用就成为困扰当前发展的重要问题。某地把空间运载火箭及配套产业作为重要发展产业, 但现在的年轻人与 50 年代“天当房地当床”的创业者完全不同了, 虽然他们也是创业者。

五、产业转移带来的地区人力资源结构调整

产业转移是个自然规律, 发达国家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 高耗能项目向不发达地区转移是个普遍规律, 国际如此, 国内也如此。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之间发展阶段的时间差形成了这种转移。我国中西部地区已经制定了承接东部地区产业转移的政策安排, 东部地区与此同时也不得不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 中西部地区的条件改善, 一些加工型企业越来越多地青睐还有人口红利的地区。

六、区域协同发展带来的人力资源结构调整

现在的发展越来越重视区域合作, 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 因为区域合作带来的效益远远超过行政区划画地为牢的经济发展模式。这就使得地方政府不再是关起门来说“自家事”。过去是手不要伸到别人的“一亩三分地”里 , 而现在则需要区域协同发展理念下的人力资源配置, 与过去“抢人抢钱抢项目”就有很大的不同。哪些项目放在那里最优, 区域之间如何做好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配合, 是大格局的谋划, 这就要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及其他政府部门能够超越自我, 在整合资源下, 一体化地设计区域发展政策。

七、微小企业、创客、自由职业者将越来越多

从产业规模上看, 中小微企业占 90% 以上, 现在自由职业者也越来越多。大企业讲求规模效益, 更多地采取自动化手段和工业机器人取代日益高涨的人工, 而无法用大规模自动化取代的领域就是大量的个性化服务领域。这就给人社工作带来新的挑战。如何设计有区别的社保政策, 扶持中小微企业、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发展? 如何为这些群体提供有效的服务?

八、体制性就业结构的调整

李克强总理最近提出机关事业单位“停薪留职”政策, 促进体制内人才向体制外流动。如果一个国家大量人才集中在吃财政饭的体制内, 则创造财富的人越来越少, 分割财富的人越来越多, 这是不正常的现象。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 就是要让更多人进入到“创造财富”的领域。随着政府职能的下放, 自贸区的建立, 原有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将会有所减少, 大量机关人员要充实基层, 同时, 机关企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 也促使一些人员开始考虑向体制外流动。 创业是有风险的, 如何降低创业者的创业风险, 是鼓励更多人创业的重要因素。

总之, 产业结构在变、企业规模结构在变、从业人员业态在变、发展模式在变, 我们的政策结构也要变。这些变化需要: 社保的统筹, 保障人员的自由流动、区域性质的规划而不是行政区划下的规划以及有效的教育培训平台建设。这些变化需要: 人社部门更好地从实际出发而不仅仅是从本部门的职能出发, 从提供针对性有效服务出发, 而不是仅仅是从管理出发制定和执行政策。

(作者系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企业人事管理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广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客座研究员)